lisiyounnn

【李米x叶倾城】湖底对岸

绿毛水怪自在:

// 我爬墙飞速
// 电影是周迅的 李米的猜想 非常完美的演技 推荐给大家
// 写得好爽哈哈哈 默默写一个(1)




后来方文给李米的那五十四封信,是叶倾城重新给她写的。李米说,这是叶倾城欠她的。她说,要是叶倾城没骗她字迹鉴定的事儿,她也不会全都烧了,就也不会到现在连个念想都没有。

叶倾城当时在电话里听见李米这么控诉他的时候是真想骂她来着,一个“你...”字刚喊出口,他就忍住了。叶倾城觉着自己不欠她。其实他觉着李米自己也知道他不欠她的。但是就他对李米这个人做的事儿来说,他确实撒了谎。要搁以前,叶倾城完全可以把这归为是手段,是一种善性。可自从遇着李米,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心里这个坎就这么容易的过去了。

叶倾城终于得着空去李米家的时候,已经是闹完离婚之后的几天了。他媳妇儿还是和他离了。叶倾城最后看着离婚协议书摆在自家茶几前,皱着眉头捏了捏鼻梁。他想抽根烟,手摸了摸打火机,还是没拿起来点着。他媳妇儿就站在茶几另一面站着看他,她什么都不说,就等着他签字。该说的话她觉得都说完了,是她对不起叶倾城,她承认。叶倾城问她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跟他坦白,为什么欺骗他到最后。他媳妇儿半点悔意都没有的说,她觉得这是为他好,他天天出任务怕他分心会有危险,她说这是善意的欺骗。叶倾城听完这话,还是没忍住终于骂了出来,“去你妈的善意!骗了就是骗了!你要觉着对我好,你骗我一辈子啊!”说完在纸上甩上签名,摔了笔,就离开了。



在李米家的沙发上坐着抽烟,是后来叶倾城最喜欢的消遣之一。那天是个下午,这是他第一次进李米家。他刚进门的时候,就看见李米坐在沙发扶手上,脚搭在沙发上,对着窗外抽烟。李米刚洗过澡,湿散着头发。叶倾城看着从窗外侧面打过来的光,照在李米脸上,心里莫名浮现一句话,“再多一度,她就是下午的光。”

李米在烟雾中回头看了眼叶倾城,右手掐着烟没说话,就这么盯着他。叶倾城索性靠在门边,也不说话。半分钟过去,李米手里烟的烟蒂落在了沙发上。叶倾城看到了,但没提醒她。

叶倾城依然是警察的眼神,探索,质疑,好奇,刨根问底,没完没了,令人讨厌。李米收回了目光,把烟头顺着窗户扔了出去。

“谁告诉的你我家地址?”李米一问出口就觉得自己蠢。叶倾城是警察,动动嘴皮子就会有人恭恭敬敬的报给他。李米皱眉,觉得自己第一回合就输了。

叶倾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,踢踏着鞋走进屋。他穿着一身便衣,黑色半袖配牛仔裤,一件绿色长袖麻衬衫,没系扣。

“我没带纸来。你备着了吧,纸总不用我准备吧?”叶倾城没答她。他想瞒着她,不想骗她。

实行抓捕方文那天,他就来过她家,来跟踪她。方文一直不出现,叶倾城只能带人天天蹲在李米家门口。叶倾城推测方文一定放不下李米,所以不管他是跑路还是怎么样,蹲在李米家肯定没错。所以叶倾城来李米家,已经算得上是熟门熟路了。

李米抬了屁股欠起身,没穿脚下的鞋,光着脚走到床旁边拿了两沓子白纸,扔在玻璃茶几上。叶倾城已经把沙发上的烟渣抖到地上,坐下了。看了看眼前两厚沓子纸,“多少字啊,论文啊,一封一万字啊?今天写不写的完啊?我还得......”

“今天必须写完,你别想再进我家家门!”李米向前倾了身子冲他突然喊道。

叶倾城盯了她几秒,把手里的烟放进嘴里咬着,眯了眯眼睛,“行,开始吧”,左手按着打火机把烟点燃。



“193天......”

"一百九十三?上封还一百零三呢,落了吧?"

“没落,就是一百九十三。我当时也想过好久,三个月,这三个月肯定发生什么了,肯定出事儿了。”

俩人肩并肩坐在沙发上。叶倾城手撑在茶几上听李米一封信一封信的背。李米一段一段的背,叶倾城一个字一个字的写。仨钟头了,就写出了七封信,叶倾城都要写吐了。本来叶倾城还挺好奇信里的内容的,但是写到现在除了偶尔一两封里的几句话还挺有意思,其他的根本就是流水账,废话。叶倾城兴致一低,气儿就不顺,气儿一不顺,就总发火,然后俩人就得吵上两嘴。

“哦,那我估计,可能是他刚接触毒品的时候吧。仨月,得获得信任,还得承受着心理压力。”叶倾城风轻云淡的语气毫不顾忌李米的心情。

李米深吸了一口气,左脚脱了拖鞋,支在沙发上,身子朝沙发背倒去。叶倾城侧头撇了她一眼,她眼睛泛了一圈红。

李米呼吸越来越快,到最后呼吸里甚至带了点抽泣音。叶倾城拿出兜里的烟盒,抽出一支递给李米。李米立马起身把烟抢了过来,叶倾城点着了打火机凑到李米面前,李米叼着烟低头对上了焰心,然后猛吸了两口,再一点点呼出来。

叶倾城胳膊肘拄着腿侧身看着李米,他觉得她很不一样。刚看着这姑娘的时候吧,觉得她太普通。小小的个子才到他肩膀,又瘦瘦的,打扮的像个男孩子,一举一动也像男孩子。但叶倾城觉着她特灵,有时候也特勇。在警局第一次见面,就敢从自己手里抢烟。等再见面,就敢给自己甩脸子了,不像人家见着警察都唯唯诺诺的。虽说吧,也不见得人人都怕警察,但是人人都怕麻烦。但这丫头不怕。第三次就更勇了。真是不知道她这小身板哪儿来的那么大劲儿,能把自己这当警察的推翻了个个儿。那之后叶倾城就觉得是她天不怕地不怕的。结果这熊货,打见着方文以后就哭个不停,跟警察也不横了,还知道道歉了。

叶倾城对李米感兴趣,因为李米让他觉得有意思。方文有一封信里写的让叶倾城觉得这么多年了,这个姑娘也没变过。

信里写着,“李米,你还记得高中咱俩刚好那阵儿吗,有个隔壁班的女孩儿明知道咱俩好还追我,你那时候怎么说的你还能想起来吗?你当时在走廊就叫住了那个女孩儿,当时走廊里人特别多,你当着他们面,你说,方文就算不要你李米了,也看不上她。你还记得吗?我当时就站在你后面点头来着,李米,我要是没有你,我谁也不要。李米,跟你在一起的时光真的像海绵里的水,挤一下就基本就都没了。李米,还等我吗,李米。”



“你知道吗,我以前就想着,我一定要把方文拽出来,天涯海角都拽出来。然后我就拽着他,我一定要跟他说一句‘你怎么不去死啊!’”李米烟抽完了半颗,夹在左手食指中指之间,手背捂着眼睛。她应该是流泪了,烟飘散着,叶倾城看不清。

“可他现在真死了。你说我找了他四年,他怎么就死了,还死在我面前!他死都没能看见我一眼!你说,你说为什么!”

李米是流泪了,叶倾城看清了。李米伸手拽着叶倾城的黑色圆领短袖的领口,推搡着他,嘴里一直来来回回的问他。李米又哭了,叶倾城觉得头大。

“李米,欸,李米!欸行了!”叶倾城叫了她两声,拽着她的手腕,想扯开。李米根本没理他,依旧死命的的拽着他衣服,低着头一直哭。叶倾城无法,重重的捏了下她的手腕。随着一声尖叫,李米找回了自己的理智,慢慢的平静了下来。

“够了?”叶倾城从旁边抽出两张纸,想递给她。结果可能是自己捏狠了,李米一时还没缓出劲儿来,他只好往近了凑凑,拿着纸给她擦了擦已经哭红了的脸。

“你就是个混蛋。”李米斜着眼咬着后牙槽狠狠的说。

叶倾城擦着眼泪的手停了一下,看着她那样儿,小小的笑了一下。捏着纸,盖上了李米的鼻子,“擤。”李米继续咬着后槽牙狠狠的擤了下鼻子。

叶倾城又抽出张纸,包住手上脏了的那几张,一起扔进旁边的垃圾桶。“行,我确实混蛋,我跟你道歉。但我是警察,你知道吧?”

李米没理他。其实李米也是没理。



写了三个多小时,李米的头发早就干了。头上的灯不太亮,旁边的小台灯就更没什么用了。叶倾城看着李米,小小的,自己一个胳膊就能环过来。头发披散在胸前,带着点清香。叶倾城脑子里突然闪现了李米那次说的话,“你还想知道什么?想知道我这四年和多少人上过床吗?”,叶倾城咽了咽口水,“一个都没有!”

夏日的夜晚总是这样,闷热,即使坐在窗边,偶尔有小风吹进来也没用。叶倾城觉得自己胸腔里有股火,自他离婚那天起就没散过。此时此刻,这团火在他体内向下游走。他突然发现李米穿的是短裤,甚至都没过膝,他竟然一直都没注意到。短裤是黑色的,侧边带着两道白。两条白腿就这么赤裸的漏在外面,左腿还翘起支在沙发上。叶倾城眼神向下移了移,呼吸加重了一些。

李米在叶倾城的沉默中冷静了下来。她听着叶倾城呼吸越来越快,越来越重。一抬头她就捕捉到了叶倾城低垂在她腿上的目光。李米暗骂,立即撑着沙发站起身来,朝着床边走去。她其实没什么地方可以躲避,屋子太小了,沙发旁边就是一面边柜,再旁边就是床。

李米刚走没两步,就感受到身后一阵快速起身带起来的风。然后人就到了自己身旁,他手一挡,又是这样挡住了她的路。在李米以为他会再次道歉的当口,叶倾城快速低头贴上了她的嘴唇。

叶倾城左手钳住了李米的右臂,右手搂上了她的腰,一用力,把她收进自己怀里。叶倾城嘴上不松劲,来回的亲吻她的上下嘴唇。李米懵了几秒后开始挣扎,手和身子都用不上劲儿就转着头躲避他的嘴唇。叶倾城无奈,没有多余的手控制住她的头。他稍弯了腰,手上用力一提,李米就被叶倾城抬离了地面。叶倾城一边受着李米在怀里不停的拧动,一边推着李米靠在后面的桌子上。

叶倾城推着李米坐到桌子上,推掉了桌子上李米搭建的自己的迷你超市模型一角,把李米的腿夹在自己腿间。李米看着已经缺了角了‘超市’使劲挣扎着,“叶倾城!”李米大叫着。

叶倾城深深地呼吸着,快速的侧头看了看被自己弄掉的‘超市’,收回目光继续凑上自己的脸。叶倾城嘴唇贴着李米的嘴角喘着气低声安慰道,“对不起,我明早就帮你恢复原样。”

李米被叶倾城亲的头晕,她很久都没和人接吻过了。承受着叶倾城暴风般的亲吻,李米渐渐的忘记了挣扎,反而开始迎合他。

叶倾城一只手撑着桌子,暂时将两人移出了些距离。他略微低头,抬眼看着李米。李米眼神有点迷离了,呼吸也快了很多。叶倾城深吸了一口气,“李米,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,你可以自己选择。”叶倾城顿了顿,问,“做吗?”

李米根本反应不上来叶倾城的话。她脑袋里都是方文。脑袋里闪过他俩从高中谈恋爱开始的每一个吻,每一次做爱。叶倾城的话只停留在她耳边,完全没进到她大脑里。

叶倾城控制着自己的呼吸,等待着李米的回复。李米一直低着头没说话。

叶倾城后悔自己怎么就在关键时刻找台阶下了,但是他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自己,不能用强。叶倾城紧紧的握了握拳,松开了李米的左臂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李米反应过来叶倾城的话的时候,叶倾城已经转过了身。李米的血液顶到了头顶,满脑子都是方文说,“你还等我吗李米?”,可耳朵里却一直回响叶倾城那句,“做吗?”李米用力地捂着耳朵晃了晃头,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,李米的心中慢慢堆积起了一种愤恨。

李米松开耳朵跳下桌,拦路在叶倾城的身前。没等叶倾城刹住车,就顺势拽着他衬衫的翻领,用力的把叶倾城往下扯,对上叶倾城的眼睛。

“做。”

叶倾城呼吸猛的一沉,他没笑,表情也没变。俩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,彼此看向彼此眼睛的深处。然后李米看着叶倾城伸出左手搂住她的腰身,右手放在她的腿弯处,一下就将她整个抱了起来,随后两人一起摔进了床里。

“李米。”叶倾城再次吻上李米的嘴唇前,哑着嗓子宣布着,“我现在是你四年里唯一的男人。”


FrFrFrrr:

21:15,不是很晚的夜晚,喉咙忽然哽了一哽,忽然想到你床头没吃完的咳嗽药水,离开你的第十三个夜晚,你有没有刷牙。




[然而这只是一个看到知乎上说的“王家卫式的雨天”的空窗很久的非典型少女瞎编的一段矫情文字。]

西檬橙紫糖。:

晚上看了《偷心》,剧情开始没看懂。

皮肤医生说,你不懂得妥协。爱是妥协,反反复复的左右摇摆,会让人觉得恶心。

爱丽丝,洒脱,深爱着丹,当丹对她不信任,女人的绝望,爱丽丝很年龄,漂亮也狡猾。


婚姻里,需要谎言。
即使结婚了,躺在一起的人,或许心里还在想着另一个人。

电影适合一个人看,以免尴尬。

关于《黄金时代》

梓安:

看完《黄金时代》  了总感觉应该写点么,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空的想写又写不出来然后就有了这个产物_(:_」∠)_




有点意识流。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。




总之电影很棒,感觉很沉默很厚重。




–一碗丸子汤,一碗猪头肉,两碗清酒。两个人坐在昏暗的灯光下,他们整个儿都被温暖的气息和嘈杂的人声包围了。口袋里装着不多的钱的他们,理直气壮的感到满足。




–耀眼的阳光抚摸着大片金色的花田,年幼的小女孩儿咧着嘴笑,老人的眼睛眯起来成了一条线。接着画面外就响起低沉的,有一点喑哑的女声——“呼兰河从前住着我的祖父,现在埋着我的祖父。”——那把嗓子如是说。

 

–再然后便是四季更迭,风霜雨雪。




–走在路上唱着歌的年轻作家突然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来,唇角微微上扬。刹那世界归于沉寂,悲喜俱是无暇,聚散也都消乏。岁月叫嚣着从她身上碾过去,却留不下半点痕迹,她永远还是那副年轻的模样。那双明亮的眼睛安静的看着前方,仿佛看穿了重重叠叠的时光,她一生中所有的经历和情绪都沉淀在那儿了。她的长发像两只飞倦的蝴蝶停在肩上,画面这便定格了。




–故事在流年风雨里渐渐退去了颜色,如同经年的铅笔画,只留下模糊的轮廓宛若流影。在这斑驳的画面里,只剩下她的身影越发清晰,镀着层金色的光芒,那便是她的黄金时代。



私想者:

酷爱过度便成病态囚禁
囚禁过度便成丧心摧残

YUEY·玥:

         「我从没说过谎,也从来没哭过.』

YUEY·玥:

梦见因怜悯而放进窗的小麻雀变成了蜇人的马蜂。